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918122688

 一、冯亚伟资深律师、律所合伙人、副主任、房产法律事务部、婚姻家庭事务部部长139-181-22688,本律所由100余名各行业资深律师组成,至2014年年初已排名全上海律所前10强,冯律师仅2012年1月至2016年12月亲自负责开庭的案件就达1000余起(详见本网站发布的2016年开庭登记更新表),符合风险代理范畴的案件凡选择风险代理方式的,未达承诺退费;地址位于市中心徐家汇商业广场旁,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地铁1、9、11号线徐家汇站8号口向前30米右转即到,靠近东方商厦南边,天主大教堂北侧(地铁1、9、11号线均可直达)。 

    二、冯律师2005年毕业于政法大学,持有《律师执业资格证书》、《法律职业资格证书》、《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书》、《房地产经纪人执业资格证书》等多项执业证书,冯律师坚持任何案件均亲自组织团队多名律师集体研讨,分析和确定操作方案的操作思路,集思广议,取最佳方案,以最大限度的维护您的应有权益。





上海律师咨询网

手机:13918122688
传真:021-34605189 
Eamil:fywlawyer@126.com 
网站:http://www.wuhanjiacheng.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

邮编:200030
QQ、微信:68755972



离婚继承案例

百岁老人状告孙子为哪般


《深圳商报》
 
  今年99周岁的卓老太,为了向孙子讨要股权,将孙子和二儿媳妇一并告到了法院。她说:“我不认字,是他们强迫我按的手印。”儿媳妇辩称:“股权转让是有律师见证的,签了《见证书》的。”案件经一审法院判决,卓老太败诉。不服一审判决,卓老太上诉至深圳市中级法院。昨天,记者从雅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宁生处了解到,庭审当天,卓老太坐着轮椅,由女儿推着亲自出庭,二审法院公开庭审后表示:“进一步调查后,再行判决”。

  1

月领二三千元

  股息生活

  99周岁的卓老太,生活在南山大冲村,今年4月份她委托律师,一纸诉状将二媳妇和其尚在读中学的孙子,一并告上法院。如此高龄的老人,究竟为了什么,还要与自己的孙子打官司呢?

  原来,卓老太生有两子两女,大儿子和大女儿早年移居香港,二女儿嫁到了南山区南头村,留在身边的二儿子智障多年,娶了媳妇,生有两个儿子。

  长期以来,卓老太虽和二媳妇一家住在同一栋楼,但她是独自生活,自己照顾自己,单独在底楼过生活。卓老太作为大冲村的村民,前些年在村里进行股份制改造时,与丈夫一起分别获得了大冲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些股份,后来又用其利息购买了村里的一些股份,卓老太因此每月可以领取二三千元的股息,完全可以保障自己的生活开支。

  2

股份转移

  孙子名下

  据卓老太其他子女讲述,2007年7月卓老太因中风住院回来后,无法再独立生活,需要人照顾。其二媳妇遂安排卓老太和他们同住二楼。期间,二媳妇不让卓老太的其他儿女进屋探望,使其孤立无助,加上行动不便,只得任由他人摆布,卓老太的股息与银行存款都由二媳妇领取及掌管。

  卓老太的丈夫早前与其二儿子一家生活,并将所有股权赠与给了老二家的大儿子。自卓老太搬与二儿子一家居住后,二媳妇总想要将卓老太的股权“赠与”给其二儿子。

  有一天,二媳妇搞了一份《合作股股份转让协议书》,内容为“卓老太自愿将其所有股份赠与给孙子”,即老二家的二儿子,卓老太不会写字,其手指被人抓住在上面按了手印,后二媳妇拿着这份协议书去大冲股份公司办股份转移手续,未获公司同意,公司要其先行办理公证或律师见证。

  于是二媳妇又聘请了一位律师,来到家里作见证。他们事先制作了一份《股权赠与书》,对卓老太谎称需要在上面按手印,才能继续领取股息,因卓老太是文盲不识字,根本不知上面的文字内容,当时就被两个人抓住手在《股权赠与书》上按了手印,聘请的律师据此做了一份《见证书》,证明卓老太是自愿赠与股份。二媳妇凭此去公司办了手续,将股份转移至其二儿子名下。

  3

搬到女儿家居住

  卓老太诉苦,股份“赠与”成功后,二媳妇就不大搭理她了,她吃不好睡不好,还经常被智障儿子将水浇到床上睡湿床。由于营养不良,卓老太经常显得面黄肌瘦。后来,卓老太在南头的二女儿看不下去,将母亲接到南头村自己的家里住了下来,并聘请了一位专职保姆照顾老人,老人过上好日子后,从此再也不愿回大冲的家了。

  据卓老太说,她在女儿家中居住期间,二媳妇从来没有探望过她,经过多次要求,二媳妇才给付了总计2000元的生活费。卓老太行动不便,女儿便请了专职保姆照顾起居,加上治病的需要,每月需要几千元的花费。自从失去股份以后,卓老太失去了自己原有的基本生活来源,无奈的卓老太只有通过法律途径请求确认“赠与”无效,要求孙子返还股份,重新获得自己的生活来源。

  经人介绍,卓老太找到了雅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宁生,将二媳妇和受了股权转让的孙子一并告到法院,请求判令:“确认《股权赠与书》无效;被告二返还所有股份,并所有股息(暂计至起诉日止为10万元);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4

一审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一审开庭,被告一二儿媳妇辩称:“自己不是赠与合同的当事人,不应列为本案的被告。”又称,卓老太将自己的股权赠与给其孙子是自愿行为,依法应该成立,且已经办理了登记手续实际转让,该行为合法有效。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据此,她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二其孙子辩称:“自己从小与奶奶卓老太感情深厚,关系和睦融洽,奶奶将股份赠与给自己是完全自愿的,并已办理了登记手续,赠与行为已经完成,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他也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卓老太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股权赠与书》上所按的手印是被逼按上去的,亦不能证明该赠与行为非其真实的意思表示,故卓老太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院对其主张依法不予采信。

  原审法院还认为,卓老太与其孙子签订的《合作股股份转让协议书》、《股权赠与书》均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赠与行为依法成立,且已经办了登记手续实际转让,股份所在单位大冲公司对该行为也予以确认,故该赠与行为合法有效。

  2009年6月24日,原审法院作出了“驳回原告卓老太全部诉讼请求”的判决。

  5

原告上诉:一审判决不公正

  不服原审判决,卓老太委托雅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宁生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出了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理由有二:一是原审判决不公正。二是原审法院未查明事实。

  上诉状指出,一审开庭时,卓老太一方当庭对其孙子的代理人身份提出了质疑,因该代理人是《股权赠与书》中的见证人,其制作的《见证书》属于书面的证人证言,身份性质首先应属于本案纠纷中重要事实的证人,而不是与本案事实无关的代理人。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作为见证人,本应站在对双方当事人都公正的角度,对有关事实予以证明。但从本案中见证人单方接受被上诉人的聘请进行见证,又接受其委托作为当事人一方的代理人参与诉讼,就完全可以判断其见证并不具有公正性和真实性。

  认为一审法院未查明事实,作出错误的判决。上诉状中称,在有证据证明卓老太是高龄文盲,当时因病出院后行动不便和被告住在一起,行为能力因此有一定限制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违反证据规则“关于公平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的规定”,仅根据《合作股股份转让协议书》、《股权赠与书》上有卓老太的手印,认定赠与成立,而没有要求被告举证证明“采集上诉人的手印是在原告完全自愿,没有侵犯老年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进行的。

  被上诉人二媳妇和孙子答辩:“原审判决合理合法,请求支持原审判决。”

  2009年9月10日,深圳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卓老太坐轮椅由女儿推着,亲自出庭,二审法院在调查了案件情况后,对双方进行了调解。卓老太要求:“还回股权,或部分还回股权。”二媳妇说“不同意”。调解没有成功。法庭表示,将对案件进一步调查后,再行判决。

 

  律师点评:

  协议书由他人代替书写   做见证需有两位见证人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认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对于除非扶贫或公证的赠与外,赠与人享有“任意撤销权”,即赠与人可以在赠与合同成立后,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对于本案,股权已经过户至赠与人名下,因此卓老太只能运用“法定撤销权”,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所指,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即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

  金律师解释说,依法来说,孙辈对祖辈承担赡养义务必须具有一个前提: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子辈已经死亡,或者无力承担赡养义务。在此案中,卓老太的其他子女还在世,并且具有赡养的能力,所以孙辈是没有法定的赡养义务的,那就谈不上用“法定撤销权”撤销的问题。

  关于律师见证的问题。金律师认为,从法律效力来说,在我国律师见证仍属于“私证”,效力低于公证的证明力法院等权力机关依法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金律师指出,赠与合同的公证或者见证,是当事人自行决定的,不是必须的,而赠与合同签章即生效。对于二媳妇搞了一份《合作股股份转让协议书》,律师的见证一般都是由两个律师签字,特别是这种由他人代替书写的协议书,法律规定必需要由两位无利害关系人在场见证,而这份协议书只是由一个律师进行,显然欠妥。而且这名律师又在随后的诉讼中担任被告的代理人,他的“双重身份”肯定大大降低了协议书的真实性。

  由于卓老太不认字,因此该律师应当将协议的内容仔细地解释给卓老太听,但该律师有无向卓老太解释协议的内容,以及当时有无强按指印的情况,一般情况下需要原告来进行举证,但鉴于卓老太无行为能力的特殊性,法庭可以考虑由被告人举证有无强按指印的真实性。尊此事实,法院可以判令是否撤销这份赠与协议。





首页 | 律所简介 | 离婚继承案例 | 房地产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各类合同纠纷 | 开庭记录统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竞技宝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