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918122688

 一、冯亚伟资深律师、律所合伙人、副主任、房产法律事务部、婚姻家庭事务部部长139-181-22688,本律所由180余名各行业资深律师组成,至2014年年初已排名全上海律所前10强,截止2020年1月仅冯律师亲自代理的案件就1515起,符合风险代理范畴的案件凡选择风险代理方式的,未达承诺退费;地址位于市中心徐家汇商业广场旁,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地铁1、9、11号线徐家汇站8号口向前30米右转即到,靠近东方商厦南边,天主大教堂北侧(地铁1、9、11号线均可直达)。 

    二、冯律师2005年毕业于政法大学,持有《律师执业资格证书》、《法律职业资格证书》、《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书》、《房地产经纪人执业资格证书》等多项执业证书,冯律师坚持任何案件均亲自组织团队多名律师集体研讨,分析和确定操作方案的操作思路,集思广议,取最佳方案,以最大限度的维护您的应有权益。





上海律师咨询网

手机:13918122688
传真:021-34605189 
Eamil:fywlawyer@126.com 
网站:http://www.wuhanjiacheng.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

邮编:200030
QQ、微信:68755972



房地产案例

夫妻婚姻期间共同债务如何处理


邓某诉周某、张某离婚后连带偿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债务未被支持案


原告邓某。
被告周某。
被告张某。
被告周某与被告张某原为夫妻。2009年8月22日,张某向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周某离婚。2009年12月20日,某区人民法院作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准予张某与周某离婚;二、离婚后,张小某由张某携带抚养,周某无须支付抚养费;三、位于某区房屋房及另一地方铺位产权归张某和周某共同共有;四、离婚后,海尔1匹分体空调、格兰氏微波炉、50寸彩电、扬琴、取暖器各一台,红木双人床一张,14寸电视机一台归张某所有;50彩电、TCL数码相机、消毒碗柜、洗衣机各一台及书机、办公桌椅各一张归周某所有;五、周某支付3 921.05元给张某。
后张某与周某均不服该判决,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8月10日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维持原审判决第一、二、四项判决:二、变更原审判决第三项判决为:位于某区房屋房归张某所有。位于另一地方铺位归周某所有;三、变更上述判决第五项为:周某支付551123元给张某;四、位于另一地方铺位的债务由周某负担。另据某中级人民法院院查明,周某在离婚诉讼中,先后提取了其名下的银行存款31万余元,某区人民法院对周某的账户余额冻结了11240.38元。
2009年9月15日,周某向原告邓某出具借条一张,内容为:“今借到邓某人民币叁拾万元整,期限叁个月(2009年9月15日~12月20日),年利率10%。”2009年10月10日,广州市芳村区出具某公证书,证明上述借条上周某的签名属实。因周某一直未清偿上述借款,原告邓某认为,周某与张某尽管已经离婚,仍应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遂于2011年5月18日诉至某区人民法院,以周某与张某为共同被告,请求判令:(1)两被告连带清偿欠款本金叁拾万元;(2)两被告连带清偿利息;(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周某辩称,借款属实,我同意还款。我在2005年8月向叶有根借款10万元,用于工作调动和结婚开支;2006年3月年国庆向叶有青借款20万元,用于还购房时欠亲戚的钱。后为了向上述两人还款,我向原告借款30万元。我认为上述款项在我和张某婚姻存续期间借的,并且用于家庭开支,应双方共同还款。
被告张某辩称,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我与周某离婚后,法院判令周某补偿我20多万元,由于周某不愿补偿我,所以才提出有共同债务。我认为,在我与周某婚姻存续期间根本不需要借款。我每月收入有几千元,不需要向别人借款。即使有债务,也属于周某的个人债务,与我无关。另在法院审理我们双方的离婚纠纷时,还查出周某转移财产几十万元。

【审判】

某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债务应当清偿。现原告与被告周某均确认:周某向原告借款30万元逾期未能清偿。故原告与被告周某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成立,原告要求周某清偿借款有理,法院予以支持。原告与周某约定了还款期限和利息,现周某未能按期还款,原告要求周某支付利息有理,法院予以支持。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4倍。原告与周某双方约定年利率10%并未违反上述规定,法院予以支持。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或一方为维持共同生活的需要,或出于为共同生活的目的从事经营活动引起的债务,若与婚后的共同生活无关或为了个人的需要而负有的债务应属夫妻个人债务。周某称其向原告所借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应属夫妻共同债务,被告张某认为属周某的个人债务,对此周某未提供证据证实。根据终审民事判决书所查明的周某在离婚时的财产状况,可以推断在本案所涉债务产生时,张某与周某不需要向他人借款以维持夫妻共同生活。故被告张某的抗辩有理,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意见(试行)》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周某清偿原告邓某借款人民币30万元及利息(利息按年利率10%自2009年9月15日起计至实际清偿时止)。
二、驳回原告邓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由被告周某负担。
邓某不服原判上诉,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被上诉人张某不能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周某明确约定该债务为个人债务,亦不存在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因此一审法院应当判决两被上诉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至于两被上诉人关于该借款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与上诉人一审时的诉讼请求无关,不能对抗上诉人一审的诉讼请求。请求:支持上诉人一审诉讼请求,改判两被上诉人连带清偿欠款30万元及利息给上诉人,利息按年利率10%从2009年9月15日计至付清为止;本案诉讼费由两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周某答辩不同意原审判决,但没有提出上诉。
被上诉人张某答辩同意原审判决。
某中级人民法院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邓某与被上诉人周某之间的借贷关系有借条和公证书为证,双方也予以认可.法院对借款的事实予以确认。邓某上诉认为应当遵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将此债务认定为周某与张某的共同债务。然而司法解释是对现行法律的解释,《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解释与细化。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应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该债务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发生;二是该借款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所以对《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所规定的“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应理解为是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为夫妻双方谋取利益时所负的债务,债务人的配偶对债务是否为家庭共同利益所负应享有抗辩权,而举债的一方对该债务是否用于谋取家庭共同利益负有举证责任,否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借款不是以周某与张某二人共同名义所借,周某未提供证据证实该借款是在与张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夫妻双方的共同利益所借,在夫妻拥有巨额存款和财产的情况下,也不能合理解释借款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开支,因此,周某向邓某所借的30元款项应当认定为周某的个人欠款,由其个人承担清偿责任。邓某请求判令周某与张某对30万元借款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邓某上诉请求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该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上诉人邓某负担。

李律师按

对本案的处理,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争议债务发生在被告周某、张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尽管以被告周某个人名义借款,但根据《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该笔借款依法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应由被告周某、张某共同清偿。张某认为该借款属于周某的个人债务,依法应该举证证实原告邓某与被告周某明确约定该笔债务为周某的个人债务,或者证明两被告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且第三人邓某知道约定。但是,张某没有证据证明。因此,其抗辩理由不成立。故原审判决以被告周某没有证据证实该借款是夫妻共同债务而由其个人承担,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原告的诉讼请求应获支持。
第二种意见认为:邓某作为债权人向夫妻双方主张权利的情况下,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需要考虑该债务是否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理由是:根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由此可见,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双方出于共同生活目的,从事合法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这一定义虽然概括了共同债务的特性。
李律师认为,原来的司法解释在不与现行法律相违背的情况下仍然有效,上述规定可为认定夫妻共同债务提供参考。),但由于其高度的抽象性,导致法律适用的混乱,在现实生活中夫妻双方以其内部约定或法院判决来对抗债权人的现象经常发生,严重损害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解释(二)》在这种背景下出台,以债务形成时所处的时间阶段作为切入点,对于夫妻中以一方名义对外举债应当如何认定其性质的问题作了规定。但对这一司法解释的理解,仍应该回归立法,忠实于立法,以《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内容为基础,故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必须考虑到该债务是否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本案一、二审的判决都考虑到了这一点。
笔者认为,本案所争议的焦点在于债务是否为周某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双方共同债务,周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需要考虑该债务是否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对“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判断可采以下两个标准:(1)夫妻有无共同举债的合意。如果夫妻有共同举债的合意,则不论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是否为夫妻共享,该债务均应视为共同债务。(2)夫妻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尽管夫妻事先或事后均没有共同举债的合意,但该债务发生后,夫妻双方共同分享了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则同样应视为共同债务。故第二种意见比较可取。




首页 | 律所简介 | 离婚继承案例 | 房地产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各类合同纠纷 | 开庭记录统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竞技宝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