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918122688

 一、冯亚伟资深律师、律所合伙人、副主任、房产法律事务部、婚姻家庭事务部部长139-181-22688,本律所由180余名各行业资深律师组成,至2014年年初已排名全上海律所前10强,截止2020年1月仅冯律师亲自代理的案件就1515起,符合风险代理范畴的案件凡选择风险代理方式的,未达承诺退费;地址位于市中心徐家汇商业广场旁,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地铁1、9、11号线徐家汇站8号口向前30米右转即到,靠近东方商厦南边,天主大教堂北侧(地铁1、9、11号线均可直达)。 

    二、冯律师2005年毕业于政法大学,持有《律师执业资格证书》、《法律职业资格证书》、《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书》、《房地产经纪人执业资格证书》等多项执业证书,冯律师坚持任何案件均亲自组织团队多名律师集体研讨,分析和确定操作方案的操作思路,集思广议,取最佳方案,以最大限度的维护您的应有权益。





上海律师咨询网

手机:13918122688
传真:021-34605189 
Eamil:fywlawyer@126.com 
网站:http://www.wuhanjiacheng.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

邮编:200030
QQ、微信:68755972



刑事辩护案例

保姆与人大教授养女争遗产 称自己获教授遗赠


    京华时报  本报讯(记者王丽娜)著名新闻传播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隆栋身后留下一处房产。为了这套房产,生前照顾其11年的雷女士手持遗赠扶养协议,将教授的养女告上法院,请求法院将该套房屋判归自己所有。昨天,东城法院开审此案。

  
庭审

保姆养女法院争房

昨天上午,61岁的雷女士出庭。雷女士是张教授的保姆,她请求法院将教授的一处房产判归其所有。

雷女士介绍,她家和张教授家是世交。1997年,雷女士受邀照顾张氏夫妇,“当时教授老伴卧病在床,本来说先照顾几天,但一直请不到合适的保姆,就再三挽留我。看他们无人照顾,我最后才同意。其间,教授老伴去世。今年3月,教授以92岁高龄辞世。”

雷女士表示,她一照顾就是11年,而自1995年起的这14年里,养女没尽赡养义务。

对此,坐在被告席上的养女黄女士,一直低头不说话,由代理人替其陈述。庭后,黄女士解释说,14年前,因养母的治疗问题,她与养父发生争执。此后,教授无端猜疑她图谋两位老人的钱财,在外地工作的她就逢年过节才回家,“怕他们看到我不高兴”。

保姆

已获教授遗赠

据悉,张教授辞世后,雷女士从隔壁租住的房屋中搬进了张教授的家。雷女士就此解释说,从1999年起,两位老人多次表示将房产赠与她,由其负责照顾二老的生活,张教授不再支付报酬。

法庭上,她从文件袋中拿出一份教授之妻的遗嘱、一份教授写的《赠房书》、三份双方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书》来证明自己的说法。

雷女士说,多次签协议是教授怕出意外,没想到还是惹了麻烦,“教授去世后,黄女士多次来争这处90多平方米的房屋。”

法庭上,养女黄女士的代理人表示,所签协议无效,教授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病发时狂躁和抑郁两种情感轮流替换),教授之妻患有老年痴呆,两人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一个正常人不会就同一内容多次订立遗嘱”。

养女

父亲有精神疾病

黄女士代理人还称,教授在病历中自述“兴奋话多,情绪易激动,与养女发生争执后,情绪出现低落,甚至想过自杀”,医院就此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这足以证明教授精神有问题。

雷女士则拿出教授的生前诊断证明以及多份教授生前朋友的证言,证明教授生前“神志清楚、思维正常”。

昨天下午,教授生前朋友何先生表示,他和教授相识60余年,逢年过节都去探望教授。据他了解,赠房的事,开始是教授学生们的提议。教授本想捐给学校,一开始不同意赠房,后来看雷女士夫妇忠厚老实,就同意了赠房。

链接·张隆栋

张隆栋(1917-2009),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我国著名新闻传播学者、国内传播学研究的先驱、书报资料中心主要创始人之一,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他精通英文、法文、俄文,曾任首都新闻学会“大众传播学组”召集人、中国新闻教育学会外国新闻事业史组召集人。合编过《外国新闻事业史简编》、《大众传播学总论》、《外国新闻传播史》等多部教材。

据人民大学官方网站 





首页 | 律所简介 | 离婚继承案例 | 房地产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各类合同纠纷 | 开庭记录统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竞技宝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