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918122688

 一、冯亚伟资深律师、律所合伙人、副主任、房产法律事务部、婚姻家庭事务部部长139-181-22688,本律所由180余名各行业资深律师组成,至2014年年初已排名全上海律所前10强,截止2020年1月仅冯律师亲自代理的案件就1515起,符合风险代理范畴的案件凡选择风险代理方式的,未达承诺退费;地址位于市中心徐家汇商业广场旁,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地铁1、9、11号线徐家汇站8号口向前30米右转即到,靠近东方商厦南边,天主大教堂北侧(地铁1、9、11号线均可直达)。 

    二、冯律师2005年毕业于政法大学,持有《律师执业资格证书》、《法律职业资格证书》、《法律顾问执业资格证书》、《房地产经纪人执业资格证书》等多项执业证书,冯律师坚持任何案件均亲自组织团队多名律师集体研讨,分析和确定操作方案的操作思路,集思广议,取最佳方案,以最大限度的维护您的应有权益。





上海律师咨询网

手机:13918122688
传真:021-34605189 
Eamil:fywlawyer@126.com 
网站:http://www.wuhanjiacheng.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

邮编:200030
QQ、微信:68755972



刑事辩护案例

离婚前隐瞒购房行为,离婚后应认定为共有财产分割


金某因原夫杨某在离婚诉讼中隐瞒预购房在离婚后取得产权并立遗嘱处分给后妻诉遗嘱继承人周某归还该房一半产权案


原告:金某。
被告:周某。
原告金某与杨某于1974年3月结婚。后因夫妻感情不和等原因,杨某于1994年6月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与金某离婚,该院于1995年5月判决不准离婚。1996年,杨某再次诉至该院要求与金某离婚,该院于1998年10月6日作出民事判决:一、准予杨某与金某离婚。二、婚生次女杨某1由金某抚养。三、杨某一次性付给金某子女抚养费X元。四、原、被告现各自住处的财产各归其所有。
五、杨某一次性付给金某生活抚助费30000元。金某不服此判提起上诉。1998年11月11日,中级人民法院就该案做出终审判决:一、维持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项。二、变更第五项为被上诉人杨某给予上诉人金某一次性经济帮助人民币40000元。
离婚判决生效后,杨某于2005年与被告周某结婚,并生育一子。
1997年9月29日,杨某与某区城市改造办公室签订售房合同一份,于当日交款X元,以拆迁房预售形式购买了某区3店面(以下简称3号店面),并于2000年店面建成后取得了该店面。2000年3月13日,杨某向区房地局领取了3号店面房屋所有权证。2000年12月15日,杨某以公证遗嘱形式,将其名下的3号店面及住房处分由被告周某继承。杨某于2000年12月21日死亡。
原告金某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称:原告与杨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8年11月11日经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离婚。杨某与其离婚后,又与被告周某结婚。2000年12月15日,杨某以公证遗嘱继承的形式,将其名下的3号店面处分由被告周某继承。2001年4月11日,其经查获悉3号店面系杨某于1997年9月29日交款购买,应属其与原夫杨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请求判决3号店面所有权的一半归其享有。
被告周某答辩称:原告的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无权要求分割3号店面。3号店面并非原告与杨某的共同财产,原告金某与杨某离婚时,对双方夫妻共同财产均已做了处分。公证遗嘱具有法律效力,被告的权利应受法律保护。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某区人民法院以房屋确权为由立案受理本案。经审理认为:本案讼争店面系杨某在与原告金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交纳购房款,在离婚之后取得该房,并领取了房屋所有权证书。由于我国实行城市房屋所有权登记发证制度,在原告金某与杨某离婚时,双方既未取得3号店面的房屋所有权证书,亦未实际取得3号店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及相关法律规定,双方在离婚前尚未取得3号店面的所有权,故该店面不应属原告金某与杨某的夫妻共同财产。现原告金某起诉要求判令确认3号店面所有权的一半归其所有,缺乏充分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被告的相关答辩意见予以采纳。同时,因为杨某在离婚时存在隐瞒其已交纳X元用于购买3号店面的事实,原告可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再次分割在原离婚案件中未进行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及相应孳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城市私有房屋管理条例》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该院于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金某要求确认3号店面所有权的一半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金某不服,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诉称:杨某于1997年9月29日购买了讼争店面房。1998年11月11日,法院终审判决杨某与其解除婚姻关系时,杨某隐瞒了该财产。其在2001年4月11日才得知其权益受到侵害。讼争的店面房屋属杨某与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其理应享有一半产权。
被上诉人周某答辩称:讼争的店面房是杨某向亲朋好友借款购买的,该店面在2000年才建成,杨某于2000年3月13日领取房产权证,完全属杨某个人财产。杨某于2000年12月15日以公证遗嘱形式,将其名下的店面房处分由其继承,具有法律效力,受法律保护。金某要求分享一半产权无理。
中级人民法院仍以房屋确权作为案由。认为:讼争的3号店面房,系杨某在与金某离婚诉讼判决前即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置的,由于购房合同合法有效,已交的购房款就物化为房屋,受法律保护,所以依法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至于当时尚未交付使用、领取房屋所有权证书,并不能改变购置财产的共有性质。交付房产、申领所有权证书是杨某与某区城市改造办公室之间履行合法有效合同的必然结果。杨某在离婚诉讼时,隐瞒已购置本案讼争房产,与周某结婚后,又以公证遗嘱的形式将讼争店面处分给周某继承,该遗嘱部分有效,部分无效。金某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也未超过诉讼时效,依法应予以支持。原审法院处理不当,上诉人金某上诉理由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2条第(1)项之司法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该院于2001年11月16日作出判决:
一、撤销某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
二、讼争的某区3店面房产权归上诉人金某与被上诉人周某各半享有。

李律师按:

一、本案原告金某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本案被告周某认为原告金某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其不享有诉权。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即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保护其民事权利的法律制度。这里所说的法定期间内提起诉讼,即诉讼时效期间。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权利人在该期间内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一旦诉讼时效期间届满,权利人则不再享有请求人民法院保护的权利。因本案没有证据证实金某知道或应当知道这一事实,故对金某提出于2001年4月11日到房管部门了解购房情况后才知悉实情,并于同月16日向某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金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未超过2年,其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保护其合法权益,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因此,原告金某的起诉未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间。
二、本案讼争的店面房产是否属于金某与杨某夫妻共同共有财产
本案讼争店面房确系杨某在与原告金某婚姻存续期间交纳预购房款,离婚后其取得该房,并领取了房屋产权证书,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该店面房是否应属杨某与金某的共同财产,是本案争议的焦点。共同共有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基于共同关系,共同享有一物的所有权。其法律特征:第一、共同共有根据共同关系而产生,必须以共同关系的存在为前提。这种共同关系,或是由法律直接规定的,如夫妻关系、家庭关系等。第二、共同共有没有共有份额。共同共有是不确定份额的共有。只要共同共有关系存在,共有人就不能划分自己对财产的份额。只有在共同共有关系消灭对共有财产进行分割时,才能确定各个共有人应得的份额。第三、共同共有的共有人平等地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各个共有人对于共有物平等地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并平等地承担义务。一审认为,杨某在离婚诉讼期间,隐瞒其以X元用于购房的事实,但因离婚前未实际取得该房,亦未申请登记、领取该房权证,故不属于原告金某与杨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只能对杨某隐瞒的X元购房款提出诉求。这里片面地强调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取得该房,特别是未申请登记、领取房屋所有权证书的形式要件,而忽视了在婚姻存续期间已交款购房的实质要件,因而得出错误的结论。二审则认为,讼争店面房产确系杨某在与原告离婚诉讼判决前,即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置的,由于购房合同合法有效,已交纳的购房款就物化为房屋,受法律保护,所以依法应认定为双方夫妻共同财产;至于当时尚未实际交付使用,领取房屋所有权证书,并不能改变购置财产的共同性质。也就是说,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隐瞒预购房,离婚后取得该房产仍属共同共有。因此,本案讼争店面房符合共同共有的特征、性质,依法是不确定份额的共有,两人对该共有财产共同享有权利,同时平等地承担义务。二审法院据此确认讼争房产为杨某在与原告金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添置的房产,属共同共有财产。
三、本案讼争的店面房产所有权是否应归原告与被告各半享有
一、二审法院对本案的基本事实的认定相同,即都认为讼争店面房是杨某在与原告金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交款预购的,但由于对法律事实的认识和适用法律的不同,判决结果差别很大。二审法院鉴于确认该讼争店面房产属杨某与金某的共同财产,因此,作出了与一审判决完全相反的判决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共同所有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原告金某与杨某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并未有约定,故作为双方共同所有的店面房产,应分出一半为原告金某所有,其余一半为杨某所有,亦即为被继承人杨某的遗产。因此,杨某在离婚前及离婚诉讼期间,隐瞒预购的房产,在离婚后取得该房产,仍属原夫妻共有财产,杨某以公证遗嘱形式将该房产处分给被告周某继承,杨某的遗嘱部分有效,部分无效。故二审法院判决该讼争的店面房屋所有权归原告金某和被告周某各半享有。




首页 | 律所简介 | 离婚继承案例 | 房地产案例 | 刑事辩护案例 | 各类合同纠纷 | 开庭记录统计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竞技宝电竞